10月29日,“第二届亚太地区华语安宁疗护高峰论坛——2016北京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会议旨在向整个肿瘤学科进一步推广姑息治疗在肿瘤全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本次会议共计5个会场,26场专场讲座。北京大学柯杨校长等领导应邀出席并致辞。

会议还邀请到来自澳大利亚、台湾、香港等多地学者,带来世界上姑息治疗领域的新理念、新方法。各位专家还在“专家面对面”环节各抒己见,热烈讨论,为姑息医疗的进步献计献策,携手推进姑息治疗的发展。

特色分会场:

分会场1:躯体症状治疗与质量管理

专家公认,肿瘤的治疗不能以消灭肿瘤为唯一目标,患者生活质量的改善更需得到重视。肿瘤及其治疗引发的躯体症状,如肿瘤相关性呕吐、骨转移、乏力等,不同程度的干扰着患者的日常生活,而癌痛更像是肿瘤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以“用最简明的语言、最简单的方法和最便宜的药,使广泛患者受益”的治疗理念为指导,深入到综合,全方位的躯体症状“质量管理”是目前姑息治疗领域的主流趋势。本会场邀请中山大学肿瘤医院的张力教授、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于世英教授,台湾基隆长庚医院的王正旭教授,台湾安宁照顾协会的邱世哲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梁军教授,解放军总医院的李小梅教授为大家分享躯体症状治疗领域的经验及感悟。

分会场2:社会心理专场

癌症,不仅是躯体的病痛,更是心灵的创伤。心理社会肿瘤学研究的是恶性肿瘤患者及其家属在疾病发展的各阶段所承受的痛苦和他们所出现的心理反应,以及心理、行为因素在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及转归中的作用。本次大会心理专场的主题唯美——邀您感受对癌症患者从躯体到心灵的人文关怀。本专场邀请台湾马偕医院精神医学部及安宁疗护示范中心主任方俊凯教授、香港大学社会科学院的家庭治疗师翁丽女士以及香港大学社会工作及社会行政学系的陈丽云教授亲临授课,承上别样的学术盛宴。

分会场3:姑息护理与安宁疗护

为提升护理专业内涵,进一步推进肿瘤姑息护理的进展,本次大会设立了护理分会场,由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护理部陆宇晗主任和台湾马偕纪念医院护理部督导李佩怡共同主持。分会场特别邀请了来自澳大利亚肿瘤护理学会、台湾马偕纪念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单位的安宁疗护护理专家做专题报告。各专题报告内容具体实用,从不同角度展示了姑息护理与安宁疗护领域开展的工作和取得的成果,希望给从事姑息护理与安宁疗护的护理人员带来新的理念和知识,对今后在该领域的护理实践和科研有所启发和帮助。

分会场4:临床关怀

临终关怀(又称“安宁疗护”、“缓和/舒缓医疗”)作为肿瘤姑息治疗的重要方面,它强调不过度治疗,强调死亡是生命的正常过程,关注终末期患者及其家属身、心、灵及社会诸多层面错综交织的整体苦难需求,保障患者远离痛苦,尊严离世、从容离世,同时还关注患者家属/照顾者,并为其提供居丧期服务,帮助他们走出悲伤情绪。临终关怀分会场特邀来自台湾台中荣民总医院黄晓峰教授,台湾奇美医学中心黄建程教授,北京协和医院宁晓红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王云教授,从缓和医疗、个性化护理等角度向大家介绍姑息治疗在临床、护理领域的发展及两岸在本领域的最新经验。分会场特邀的陆军总医院刘端祺教授、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刘巍教授以及陈钒教授担任主席和讨论嘉宾,就亚太不同地区安宁疗护的发展进行探讨,最终造福癌症患者和家属/照顾者,让患者和家庭/照顾者远离痛苦,更加充分体现“关爱生命,从躯体到心灵”的大会主题。

专家面对面

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的王杰军教授:

中国的CRPC成立于1994年,在这过去的20年间,大家始终致力于普及其在大陆的推广与规范,但是这条道路十分漫长而艰难,我们需要去改变“姑息疗法是消极的放弃”这一根深蒂固的理念。肿瘤患者的姑息治疗,不只是止痛,还包括躯体,心灵,营养,等等。我们国家的卫生行政部门去年已经通过了国内的肿瘤姑息治疗的试点方案,而姑息治疗的病房也正在筹备之中,这是我国的理念与文明的重大进步的体现。

台北马偕纪念医院的方俊凯教授:

随着近代的医疗技术发展,人们的生命的延长,许多的问题也伴随出现,“老年学”与“死亡学”越来越需要得到重视。世上有许多心理学派,但仅有很少数关注人在临终时的姑息关怀。每个人都会有接近生命尽头的一段时光,而那种不可描述的孤独是可以深刻的充斥人的心理,如果在那段时间,由专业人员来帮助启发摆脱这种孤独,我们所有的努力,最终也许都会体现在我们自己的身上。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陆宇晗教授:

安宁疗护中的“护”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安宁疗护是一个多学科协作的实践,护士作为团队中的重要成员,主要起到以下三个方面的作用:1.症状控制方面,晚期癌症患者躯体症状较多,护士在症状的筛查评估,给药护理,教育与随访均体现了护士全面而细致的工作。2.关注晚期患者的心理、精神痛苦,包括对疾病的不确定感以及对死亡的困惑,以及对生命的眷恋,护士作为与患者接触最对的群体,也有更多的机会建立信任并且解读他们的痛苦并且引导他们的心理,让他们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更有意义的度过。3.面对悲伤的家属,护士要去指导他们如何陪伴,倾听,照顾即将逝去的亲人,不留遗憾。安宁疗护更是一个理念,渗透到我们的一言一行,日常的所有工作中。

北京肿瘤医院的李萍萍教授:

尽管大陆的姑息疗法(安宁)起步相对较晚,但进步十分迅速,在临床工作中,我们在努力解决患者的痛苦,但是这仍然是不足够的,因此,爱心与业务缺一不可,不只是要用技术来缓解他身体的痛苦,同时应当用爱心来让他感到温暖。姑息疗法的人才培养仍然是存在较大的空缺,这也许是我们进一步应当重视的方向。姑息疗法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医学问题,而是反映了整个社会的文明状态,对于生命的尊重,这需要医务人员,政府乃至整个社会的通力合作来实现这一目标。

北京大学的柯杨教授:

姑息疗法是一个全方位,多领域的结合,其中包括教育。对于我们年轻的医学生来说,本质上是需要其对人生的需求有理解与渴望并给予关爱,听起来虽易,但也存在许多挑战:1.长期以来国内的医学教育更加注重知识与技能的传授,却缺乏了对心理状态的关注。2.对于效果的评价同样是一个难点。这是一个长期,抽象的过程,同时也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对于这些挑战,我们首先可以通过对于人文、心理的传授,比如大家讲座等,其次还可以通过鼓励学生参加公益活动,加强对这种现象的理解。这些措施都是促进医学生成长、成熟的重要方法。同时,在今后的医疗体制中,希望可以更加重视这一方面,这也更助于个人价值的实现

免费订阅我们的 Newsletter Email Updates!

跟进安宁缓和医疗领域相关资讯和进展,支持安宁疗护发展基金会的活动

I will never give away, trade or sell your email address. You can unsubscribe at any tim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