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缓和医疗在中国:巨大的需要

 

2012年,中国新诊断的癌症350万例,有250万人死于晚期癌症,占癌症造成全球死亡的30%。这一数字在2015年上升,诊断出大约430万新的癌症病例,估计有282万人死于晚期癌症。

2016年2月16日,中国生命关怀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罗冀兰受邀参加了中国农工党中央、全国政协科教文卫体委员会举办的推进安宁疗护工作座谈会,并在会议上讲话,全面阐述了中国大陆在安宁缓和医疗行业的现状,危机和挑战。摘录如下:

我们国家的老年人口占世界1/5,癌症发病和死亡人数占世界1/5,每年因病死亡总人数占世界死亡人数1/5。但临终关怀开展情况:2011年经济学人智库书,公布了一项调查,在40个不同制度,不同信仰和不同发达程度国家的比较,我国的水平在乌干达和印度上下,总排名倒数第三。2015年的统计80个国家,我们排71位。2015年联合国出版的《临终姑息治疗全球地图集》上,竟然没有中国!

我国开展临终关怀服务较晚。卫生部于2006年和2012年分别下文, 提出“有条件的医疗单位可以设立临终关怀科”但要求按一级综合医院设立,没有人员配置和服务内容。2011年卫生护理院的建设标准中又提到“护理院要为晚期姑息治疗患者、需要长期护理服务的患者提供医疗护理、康复促进、临终关怀等服务”尽管很多医学院校和各级医疗机构都开始关注和愿意参与临终关怀研究和服务,但到目前为止,我国实施的具体标准和服务规范是空白,没有法治性和实践可操作性,直接影响了临终关怀工作的具体实施与发展。与国外相比无论在理论研究、观念更新、政府重视程度、临终关怀的本土化发展、适合国情的临终关怀模式的建立和推进方面都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下面从三方面谈我国开展临终关怀情况。

一、我国急需开展临终关怀的认识不足:

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老龄化是21世纪人类社会发展的主要特征之一,中国是个13亿人口的大国,老年人2亿多,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有1400多万,空巢老人达49%。失能半失能老人4000多万。我国还有上千万患有老年抑郁或老年痴呆的病人在社会上。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大,家庭结构的变化,出现许多一对夫妇赡养4个老人的普遍现象,这在城镇更为突出。在家人进入临终期时,不但给子女本身带来了极大的压力,也使得老人的护理照顾、老年群体在日常生活照顾、紧急救助、精神慰藉、心理支持、康复、护理、临终关怀等方面呈现出日益增长的需求。医疗保障等问题面临严峻考验。

卫生部前领导曾讲过,人一生的医疗费用80%左右是花费在临终阶段,很多费用的支出在于无效医疗或过度医疗。低临终阶段生命质量高医疗资源投入,已成为政府与社会关注的热点。

现代医学的进步,特别是各种先进医疗技术的介入常常可以延长临终患者的生存时间,但是,这些进步并不足以挽回他们的生命。对他们来说,最根本的问题是通过适宜的临终关怀技术缓解终末阶段的生命痛苦,提高其生存质量,让他们保持尊严。

二、我国开展临终关怀存在的问题

1.政府的职能问题:

a.政府还没有将临终关怀服务真正作为国家健康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承担主要责任。目前,除上海之外,政府层面的政策支持和系统性与连续性制度没有建立,致使临终关怀无法可依、无章可循。连全国有多少开展临终关怀的医疗机构都没有数据,各省市也没有统计。整个一无政府状态。

b.政府投入不够,总的医疗投入仅占全国GTP5%(这一数字在世界都算低的),临终关怀投入基本没有。(40个国家调查中国政府投入排名倒数第二,因医疗有部分医保)。临终关怀医疗应该是节约资源的,且是公益的、甚至带有慈善性质的事业,是在医疗体系链条中最后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然而由于经济利益的驱动,再加上补偿机制的不完善,服务价格体系的不合理,导致了一些与临终关怀宗旨相违背的医疗服务行为,造成了医疗资源不足与浪费同时存在,临终医疗费用负担的加重也使得居民对政府和医疗机构产生不满情绪。

c.职能部门的沟通不够.

各级部门机构之间缺乏相互的协调与有效沟通,(如:发改委、财政、物价、民政、社保、医疗卫生)导致临终关怀开展举步维艰,给开展临终关怀服务带来一定的困难。 

  2.尚未建立姑息医学和临终关怀专业学科:

姑息医学和临终医学还未形成独立的医学执业和临床专业学科。我国大多高等医(护)院校没有设立相应的专业,临终与死亡研究及死亡教育、人文医学教育亟为薄弱。

目前,从事临终关怀服务的医护人员尚未建立相应类别的技术职称序列。医护人员临终关怀技术职称政策的调整,可以完善临终关怀服务的人员队伍,解决临终关怀服务提供方的素质和水平问题。(国外是全科医师系列,咱们大多考的是内外科)   

3.社会的支持薄弱:

a.社会支持临终关怀服务还相当薄弱,在提供社会心理和宗教的(灵性)支持方面受到一定的制约和影响。心理师和社工没有正式编制,义工不足(缺少管理和激励机制),亟需社会进一步聚集力量。

b.慈善政策、商业保险不给力,难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使临终关怀得不到更广泛有效的开展。(英国的临终关怀机构,国家提供30%经费,其余靠宗教和慈善捐赠。美国San Diego临终关怀机构是麦当劳老板支持,小册子写着:不要因有病没钱不来这里)。

4.传统观念的影响:

城市居民虽然对临终关怀知识有点了解,但是受到自身文化背景,传统观念和思维模式的影响,(惧怕谈及死亡,亲属怕被认为不孝,见死不救,认为临终关怀就是放弃治疗,消极等死等,其实临终关怀是一种积极的、全人、全家、全程的照顾)。不能正确理解和接受临终关怀理念和服务,40个国家开展临终关怀情况调查,国民认知度我国排倒数第一名。再加上临终关怀自身的宣传不得力,导致了一些居民对临终关怀持否定的态度。